Year of the cat  Al Stewart

On a morning from a Bogart movie
In a country where they turn back time
You go strolling through the crowd like Peter Lorre
Contemplating a crime
She comes out of the sun in a silk dress running
Like a watercolor in the rain
Don't bother asking for explanations
She'll just tell you
That she came in the year of the cat

She doesn't give you time for questions
As she locks up your arm in hers
And you follow
Till your sense of which direction completely disappears
By the blue tiled walls near the market stalls
There's a hidden door she leads you to
These days, she says,
I feel my life just like a river
Running through the year of the cat

She looks at you so coolly
And her eyes shine like the moon in the sea
She comes in incense and patchouli
So you take her
To find what's waiting inside the year of the cat

Well morning comes and you're still with her
And the bus and the tourists are gone
And you've thrown away the choice and lost your ticket
So you have to stay on
But the drum-beat strains of the night remain
In the rhythm of the new-born day
You know sometime you're bound to leave her
But for now, you're going to stay in the year of the cat
貓 年  艾爾史都華

在一個像亨佛萊鮑嘉電影場景的清晨
在一個時光倒流的國度
你像彼得羅瑞一樣,悠閒的踱過人群
思索著一樁犯罪
她穿著絲質洋裝,從陽光中走出來
像一幅雨中的水彩畫
別想得到任何解釋
她只會告訴你
她來自貓年

她不會給你時間發問
當她環抱著你的雙臂
你跟著她
直到你完全失去方向感
沿著市集附近貼著藍色磁磚的圍牆
她引導你走進一扇暗門
"這些日子以來──",她說
"我感到我的一生就像河流
流淌過整個貓年!"

她冷冷的注視著你
她的雙眼發亮,如同海上的月光
她帶著薄荷香味前來
你帶著她
去找尋貓年裡等待著的是什麼?

已經早上了,你仍然和她在一起
巴士和觀光客都走光了
你放棄了選擇,遺失了車票
所以你得留下
夜晚的鼓樂依然迴盪
在嶄新一天的節奏裡
你很清楚你終究要離開她
但此刻,你決定要留在貓年

 中文翻譯版權保留,欲轉載或有任何意見,歡迎來信!

回到西洋歌曲英漢對照

 

 

 有些歌問世以後,不算大紅大紫,但經過時間的淬煉,卻是越陳越香,動人的力量與日俱增,講白一點,就是耐聽。

 英國歌手 Al Steward 艾爾史都華的" Year of the cat  貓年"就是這樣的一首歌 。1976 年推出時,在美國最高排名為第八名,在故鄉英國則只升到第卅一名。然而到了今天,這首歌成為很多樂迷津津樂道的必聽經典, 受歡迎的程度老早超過他另一首排行成績更高的" Time passages "。

 來自蘇格蘭的艾爾史都華被歸類為民謠搖滾,他常在歌裡討論政治和歷史,意象豐富的歌詞在聽者腦海中描繪出生動鮮明的畫面。" Year of the cat "的寫作靈感據說來自 1942 年的文藝經典電影「Casablanca 北非諜影」,歌詞中提到的兩個名字均為該片演員。" strolling through the crowd like Peter Lorre Contemplating a crime "則可能來由 Peter Lorre 主演德國名導佛列茲朗的作品 《 M 》中的場景。


 備受討論的則是歌名的由來,英文中的" Year of the X "是從中國十二生肖而來,如" 馬年 "為" Year of the horse "。但十二生肖中並沒有貓,何來貓年?後來才知原來是源自越南民俗,請看以下文字:

源自中國古老文化 越南十二生肖有貓無兔
  
 越南文化與中國文化同源,在習俗上也很相近。越南有與中國幾乎一致的十二生肖,一樣是十二種動物,與十二地支相對應。越南人使用的十二生肖中只有一個生肖與中國不同———越南沒有" 兔 ",但有" 貓 "。因此,中國的" 兔年 ",在越南成了" 貓年 ",在中國屬" 兔 "的人,到了越南就變成屬" 貓 "的了。
 
 越南人初次見面喜歡詢問對方的姓名、年齡。令人驚訝的是,在與越南人交往時,只要你說出自己的屬相,對方馬上就可以根據干支迴圈的計算方式推算出你的實際年齡,而且幾乎每個越南人都可以做到這一點。
 
 既然十二生肖最早是從中國傳入越南的,那為什麼中國的" 兔 "到了越南變成" 貓 "了呢?真正原因已無從考證,一種說法是,當時中國的十二生肖紀年法傳入越南時," 卯兔 "的" 卯 "與漢語" 貓 "的讀音相似,結果" 卯年 "誤讀成" 貓年 ";另一種說法是,當時越南尚沒有" 兔 "這種動物,因此用" 貓 "來代替," 兔 "也就成了" 貓 "了。

 
 其實,這種" 錯誤引進 "在現代越南語中大有例子,至少有 70 % 以上的詞彙為漢語借詞,其中不乏借錯意思的情況。如漢語中的" 困難 "一詞,到了越南語中成了句罵人的話;漢語中" 魁梧 ",在越語中卻成了形容小孩兒長得眉目清秀等等。這都是漢語詞彙進入越南語的時候,從一開始就被弄錯了,而後也就將錯就錯了。

 
 越南對屬相也有不少說法,越南百姓認為," 雞年 "是" 災年 ",要格外小心。記者當地的一位元朋友說,災年根據干支和地支推算的,60  年才遇到一次。上一次是 1945 年,越南發生全國性嚴重旱災。這位元朋友年前請記者到家中吃飯,席間舒了口氣說:" 不吉利的雞年總算過去了!",朋友夫人也附和說:" 越南人真的很怕剛剛過去的乙酉年,很多年輕人結婚都要設法避開這一年。"

 
 越南人也有" 狗年發財 "的觀念。中國人認為狗的叫聲與" 旺 "同音;而越南人認為狗的叫聲與越南語裡" 富有 "一詞同音,但是越南語裡的狗叫聲是" 嘔、嘔 ",與越南語中" 富有 "一詞的韻母相同。而" 貓 "卻與" 狗 "相反,其" 喵、喵 "與越南語中" 貧窮 "的韻母諧音,因此越南人最忌諱野貓竄到家中,但自家養的貓卻沒事。

以上文字轉貼自此網誌,可惜奇摩雅虎已暫停服務:
百川匯流----薩馬龍奇的札記 
http://tw.myblog.yahoo.com/lung-ma/article?mid=8324&prev=9128&next=5547&l=f&fid=46

 所以這首歌名所對應的就是中華文化中的兔年,而其發行年份 1976 年最接近的兔年,就是從 1975 年 2 月 11 日算起至 1976 年 1 月 30 日。但也有人認為艾爾史都華的歌名" Year of the cat "是毒癮的隱喻,因為不論是貓年或兔年,緊接在後的就是" Year of the dragon 龍年 ",英文中的" chasing the dragon "則是" 海洛英成癮 "的俚語,歌詞中那位糾纏不清的女士就是指毒品,許多場景的描述則是吸毒後產生時空錯亂的諸多幻象。

 撇開歌詞不談, 這首歌編曲部分,不論是鋼琴、弦樂或是末段出現的薩克斯風,表現都十分優秀。掛名共同寫曲的 Peter Wood 彼得伍德貢獻了相當精彩的鋼琴;吹奏薩克斯風的是 Phil Kenzie,據說錄音前他正在家裡觀賞電影,看在製作人 Alan Parsons 亞倫帕森斯的面子上,電影沒看完即不甘不願的趕往著名的 Abby Road 錄音室,只錄了二遍就閃人回家把電影看完,但這段獨奏卻是全曲的另一亮點。製作人亞倫帕森斯是錄音史上音效最優秀的搖滾經典《 Dark Side Of The Moon 月球黑暗面 》 的錄音師,自己也領導一個搖滾樂團 Alan Parsons Project,由他操刀的這首" Year of the cat  貓年",確實功不可沒。



樂友 Dirty Johnny來函:

 Peter Lorre 為影集《 神探可倫坡 》中飾演可倫坡的影星,不過他在犯罪現場穿梭思索的樣子,大慨要看過這部影集,才能精確地體會 Al Steward 想要表達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