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威廉斯的版本,收錄於《 The Andy Williams Show 》專輯,1970 年。
 聽到後半段才發覺竟然是現場演唱的錄音?!

 
原來,安迪威廉斯曾經主持多年的電視綜藝節目《 The Andy Williams Show 》,唱片公司配合發行了相同名稱的一張專輯。唱片中觀眾的合唱、笑聲和掌聲等都是在錄音室裡製造出來的偽現場效果,歡樂熱鬧較有流行味,特別適合第一次聆聽這首歌的朋友。

 

El condor pasa (If I could)  Simon & Garfunkel

I'd rather be a sparrow than a snail
Yes I would. If I could, I surely would
I'd rather be a hammer than a nail
Yes I would, If I only could, I surely would

Away, I'd rather sail away
Like a swan that's here and gone
A man gets tied up to the ground
He gives the world its saddest sound
It's saddest sound

I'd rather be a forest than a street
Yes I would, If I could, I surely would
I'd rather feel the earth beneath my feet
Yes I would, If I only could, I surely would
老鷹之歌  賽門與葛芬柯二重唱

我寧可是隻麻雀,也不願做一隻蝸牛
沒錯,如果可以,我會這樣選擇
我寧可是支鐵鎚,也不願是一根鐵釘
沒錯,如果真的可以,我會這樣選擇

我寧願遠走高飛
像來了又走的天鵝
一個人如果被束縛在地上
他會向世界發出最悲傷的聲音
發出最悲傷的聲音

我寧可是座森林,也不願是一條街道
沒錯,如果可以,我會這樣選擇
我寧可感受大地就在腳底下
沒錯,如果真的可以,我會這樣選擇

 中文翻譯版權保留,欲轉載或有任何意見,歡迎來信!

回到西洋歌曲英漢對照

 

 



最早的英文版原唱是最偉大的二重唱團體 Simon & Garfunkel 賽門與葛芬柯

 

 1965 年,著名的賽門與葛芬柯二重唱中的保羅賽門在法國巴黎某劇院履行為期一週的演出合約。無意間,他聽到了一首讓他傾心不已的曲子,那是一個南美洲 Los Incas 印加樂團所演奏的" Paso del condor ",該團來自秘魯,當時也受邀在劇院表演。

 保羅賽門回憶道:「每個晚上,我都會到外面閒逛,去聽他們演奏這首曲子,我愛死了,我願意不停的彈奏它。當時我心想,為它填上歌詞吧!」

 保羅賽門向印加樂團表示想引用這首歌,並邀請該團一起錄製了樂器伴奏的部份。由團長 Jorge Milchberg 彈奏夏朗哥吉他( charango,一種用犰狳的硬殼製成的小吉他,
如右圖 ),保羅賽門彈奏木吉他,其餘團員演奏笛子和打擊樂器等。

 回到美國後,保羅填入歌詞、加入人聲演唱,完成了這首歌,歌名是" El condor pasa ( If I could ) ",後來收錄在 1970 年發行的經典專輯《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惡水上的大橋 》。

 孰料歌曲出版後沒多久,保羅賽門竟然被控侵權,令他錯愕不已,因為當他在巴黎聽到這首曲子時,Los Incas 的團員明明告訴他這是一首傳統的秘魯民謠。

 1913 年,秘魯音樂家 Daniel Alomía Robles( 1871 ~ 1943 )應首都的馬希歌劇院邀請,為說唱劇《 Zarzuela 》創作歌曲,八節音樂、三段劇情描述原住民抗拒美商雇主壓榨,呼籲後山的礦工們團結建設家園,像神鷹一樣自在翱翔。

 其中,根據安地斯民謠寫出的" El Cóndor Pasa "是最成功的一首。所謂 condor 是指南美洲的大兀鷹,故歌名從字面上翻譯是指「兀鷹飛過」,歌詞反映了回到故鄉秘魯的遊子情懷。這齣說唱劇五年內演出了三千場,相當受歡迎。

 提出侵權官司的主角正是 Daniel Alomía Robles 的兒子 Armando Robles Godoy。開庭時,Armando Robles Godoy 表示這首曲子是父親的創作,而且父親 1933 年到美國旅遊時已在美國登記了著作權。

 不過這場官司到後來卻是喜劇收場,Robles Godoy表示:

 「這真是一場友善的官司,因為保羅賽門對異國文化極其尊重,他並非有意侵權。起因是保羅賽門在巴黎聽到一首秘魯本土樂團演奏的歌,他很喜歡,詢問後卻得到錯誤訊息,他們告訴他這是一首很受歡迎的十八世紀秘魯民謠,而不是我父親的創作,是個相當單純的官司。」

 賽門與葛芬柯的英文版本問世之後,在美國單曲排行榜雖然最高只有第 18 名,卻使得這首秘魯民謠受歡迎的程度扶搖直上。據估計,這首歌至今在全世界有近 4000 個錄音版本。演唱的版本約有 300 種不同的歌詞;器樂演奏尤其受到歡迎,不論以安地列斯山脈的傳統樂器排笛、烏拉圭豎琴或是吉他演奏都令人愛不釋手。

 2004 年,秘魯政府公開宣稱" El Cóndor Pasa "是該國的文化遺產;為了彰顯這首歌的偉大貢獻,該國的音樂史學家、音樂家和文化推廣機構合作,在沒有任何官方和私人的贊助下,從佚失多年的史料中找到劇本的七個片段,重新編纂後再度推出音樂劇《 Zarzuela 》並發行 CD,時間為 2013 年,距離該劇在利馬的首演正好是一百年。秘魯民眾也將這首歌視為第二國歌,因為它讓全世界認識了秘魯這個國家。

 印加樂團的團長 Jorge Milchberg,因為在曲子裡加了二個音符而被列名為" El condor pasa (If I could) "的共同作曲者,他和保羅賽門一直保持友好關係。後來當他另組 Urubamba 樂團,保羅賽門不僅和該團一起巡迴演出,還製作了該團在美國發行的第一張專輯。



 
●關於" El condor pasa "更詳盡的介紹:https://djangosun.pixnet.net/blog/post/96308959
  作者為樂友 Django Sun 兄,歡迎訂閱他的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django.sun?fref=ufi

 老安小時候第一次聽到" 老鷹之歌 "就是這個版本,後來才知道是法國著名的波爾瑪麗亞大樂團的演奏。
 前奏滿特別,您得有一點耐性。
 
大鍵琴、豎琴、絲綢般的弦樂和亮麗的銅管樂器,使這首秘魯民謠顯得通俗悅耳又華麗!

 

 

 

 

 

 

麥克風延長線 ~ ~ ~ ~ ~ ~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惡水上的大橋 —Simon & Garfunkel


  The sound of silence 沉默之聲 —Simon & Garfunkel

  Scarborough fair 史卡博羅市集 —Simon & Garfunkel

  The boxer 拳擊手 —Simon & Garfunkel

  Mrs. Robinson 羅賓森夫人 ─Simon & Garfunkel

  I am a rock 我是一塊岩石 ─Simon & Garfunkel


  Homeward bound 家的方向 ─Simon & Garfunkel

  Old friends 老朋友 ─Simon & Garfunkel

  America 美國 ─Simon & Garfunkel

  Wednesday morning 3 A.M. 星期三凌晨三點 ─Simon & Garfunkel

  ( What a ) Wonderful world 多麼美好的世界 —Art Garfunkel

  Bright eyes 明亮雙眼 —Art Garfunkel

  50 ways to leave your lovers 離開愛人的五十種方法 ─Paul Simon

  Still crazy after all these years 多年以後,依然瘋狂 ─Paul Si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