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leave me now  Chicago

If you leave me now
You'll take away the biggest part of me
No baby, please don't go
If you leave me now
You'll take away the very heart of me
No baby, please don't go

*A love like ours is love that's hard to find
How could we let it slip away
We've come too far to leave it all behind
How could we end it all this way
When tomorrow comes
We'll both regret things we said today (*)

If you leave me now
You'll take away the biggest part of me
No baby, please don't go
Girl, I gotta have you by my side
No baby, please don't go
Oh my, I just got to have you loving, babe
如果你現在離開我  芝加哥合唱團

如果你現在離開我
你將帶走我最重要的一部分
寶貝,請不要走
如果你現在離開我
你將帶走我的真心
寶貝,請你別走

我倆的愛,是極為難尋的愛
我們怎能讓它溜走
我倆經歷得太多而無法全部拋開
我們怎能讓這段情就這樣結束
當明天來臨
我們會為今天說過的話而後悔

如果你現在離開我
你將帶走我最重要的一部分
寶貝,請不要走
女孩,我要你陪在我身邊
寶貝,請不要走
天啊!我需要你的愛,寶貝

中文翻譯版權保留,欲轉載或有任何意見,歡迎來信!

回到西洋歌曲英漢對照

 

 如果您買過西洋情歌合輯," If you leave me now "幾乎是不會遺漏的曲目,演唱者是 Chicago 芝加哥合唱團。

 芝加哥合唱團,1967 年組成於伊利諾依州芝加哥市。創團時期團名為 The Big Thing,68 ∼ 69年團名改為 Chicago Transit Authority,70 年才正式改名為 Chicago。

 芝加哥合唱團的編制配有多位管樂手,早期樂風偏向爵士搖滾,他們自稱是" rock and roll band with horns 吹喇叭的搖滾樂團 "。

 1976 年,該團迎來首支暢銷曲" If you leave me now 如果你現在離開我 "。這首歌是貝斯手 Peter Cetera 彼得塞特拉擔任詞曲、主唱的作品,發行後在全美百大單曲榜獲得了二週冠軍。此外在加拿大、英國、愛爾蘭、荷蘭、澳洲也都獲得排行冠軍。這首歌也為該團首度獲得二項葛萊美獎的肯定,包括最佳流行演唱團體、最佳和聲編排,另外還獲得年度最佳唱片的提名。

 " If you leave me now "在商業及藝術上的成功,讓公司高層要求他們能錄製更多這類的歌曲,尤其是彼得塞特拉主導的作品,使得芝加哥合唱團逐漸改變風格,向抒情搖滾靠攏。

 1981 年是芝加哥合唱團的蛻變期,他們和新東家華納唱片簽約,啟用了製作人 David Foster 大衛佛斯特。大衛佛斯特建議他們和其他詞曲作家合作,也為他們引薦其他優秀樂手助陣,如 Toto 托托合唱團的成員。

 1982 年,該團第二首冠軍曲誕生" Hard to say I'm sorry "。之後的 80 年代,該團暢銷曲一首接一首," You're the inspiration "、" Hard habit to break "、" Will you still love me? "、" Look away ",芝加哥合唱團宛如流行金曲製造機,其中好幾首歌都是由貝斯手彼得塞特拉主唱及參與詞曲。

 彼得塞特拉於 1985 年離團單飛,憑藉出色的創作實力,很快獲得了廣大注目,他為電影《 The Karate Kid Part II 小子難纏續集 》譜寫的主題曲" Glory of love "獲得了排行冠軍;和女星 Amy Grant 合唱的" The next time I fall "也打入 Top 10。

 

 

水準極高的翻唱

 

 

麥克風延長線 ~ ~ ~ ~ ~

 
  Hard to say I'm sorry 難以啟口說抱歉 —Chicago
 
  Hard habit to break 積習難改 ─Chicago
 
  Look away 轉過頭去 ─Chicago
 
  You're the inspiration 你就是靈感 ─Chicago
 
  The only one 唯一 —Chicago
 
  What kind of man would I be? 我會成為哪種男人? ─Chicago
 
  Baby, what a big surprise 多大的驚喜呀,寶貝 ─Chicago
 
  Glory of love 愛的榮耀 ─Peter Cet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