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heart will go on  Celine Dion

Every night in my dreams
I see you, I feel you
That is how I know you go on

Far across the distance
And spaces between us
You have come to show you go on

Near, far, wherever you are
I believe that the heart does go on
Once more you open the door
And you're here in my heart
And my heart will go on and on

Love can touch us one time
And last for a lifetime
And never let go till we're gone

Love was when I love you
One true time I hold to
In my life we'll always go on

You're here, there's nothing I fear
And I know that my heart will go on
We'll stay forever this way
You are safe in my heart
And my heart will go on and on
我心永不止息  席琳狄翁

在每個夜晚的夢裡
我可以看到你、感覺到你
因此我知道你依然在

跨越距離
以及你我之間的時空
你已告訴我:你依然在

是近、是遠?無論你身在何處
我相信你我的心將永不止息
再一次,你打開我的心扉
你依然在我心深處
而我心將永不止息

愛感動了我倆一回
卻持續了一生
且永不休止,直到我倆死去

愛,是當我愛上你、
擁有你那真實的一刻
在我一生中,我倆將永遠攜手並進

你在我身旁,我不再恐懼
而我知道我心將永不止息
我倆就這樣相依到永遠
你在我心中永遠安全無虞
而我心將永不止息

中文翻譯版權保留,欲轉載或有任何意見,歡迎來信!

回到西洋歌曲英漢對照

 

 

 1997 年 12 月 19 日,《鐵達尼號》正式上映,至今已滿 20 週年。

 
電影在當年打破影史票房紀錄,主題曲" My heart will go on "蕩氣迴腸、傳唱一時。據估計,這首歌的產值高達 10 億美元,但它在導演的原始構想中,根本不會出現。

 在此蒐集三篇相關人物的訪談,從不同面向書寫其誕生緣由,拼湊出一則動人的歌曲故事!



1. 作曲家 - 詹姆斯霍納 與 導演 - 詹姆斯卡麥隆
 
 
  卡麥隆為《 鐵達尼號 》找的配樂是詹姆斯霍納( James Horner ),他在《 異形續集 》時和卡麥隆一起經歷過一段很慘的後製工作經驗。當霍納為了《鐵達尼號》的工作與卡麥隆見面時,兩人花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各自陳述他們對當時配樂的失望。

 「我不斷的道歉,」霍納說:「他回答:『老兄,不要再想那件事了,那已經是歷史,都已經過去了。讓我們來談談這部片吧!』」

 他們開始討論卡麥隆希望《 鐵達尼號 》有什麼樣的配樂--充滿大量感情的配樂,以及他不想要的。「
我的電影裡不要有該死的歌曲。」霍納模仿卡麥隆堅決的態度這麼說。「這個部份沒什麼好討論的。」卡麥隆曾經在《 魔鬼終結者2》中不顧剪輯師的反對,為阿諾走進酒吧的片段偷偷加上一首配樂歌曲-- 《 壞到骨子裡 》( Bad to the bone ),卡麥隆是個很少在電影裡放歌曲的導演。「歌曲的調性很不搭。」他這麼說。
 
 關於《 鐵達尼號 》這部片,霍納根本沒有其他想法,他有他自己的步調。不過當他的配樂接近完成階段,霍納卻為了這部片的結尾配樂傷透腦筋。「這部份的配樂,從結構上來說就像是坐上創作的雲霄飛車一樣,我要怎樣才能再寫出一首代表整部電影的片尾曲?」

 這位作曲家最後找出解決這個難題的方法,那就是親密感--獨唱的歌聲。他寫好一首旋律,悄悄找了作詞家威爾詹寧斯(
Will Jennings )合作。「不到兩天的時間就變成一首歌了。」霍納說,他想到一個也許很適合唱這首歌的人選,人在拉斯維加斯表演的朋友--席琳狄翁( Celine Dion )。

 於是霍納飛到拉斯維加斯唱給席琳狄翁聽,結果她很喜歡這首歌,並且希望能趕緊錄製試聽帶。「我向她解釋自己受到禁止的處境,如果吉姆知道會要了我的命。」霍納回憶道。
 
 背地裡,霍納飛到紐約的錄音室與狄翁碰面。原本那裡應該只有四個人,結果所有索尼唱片的高階主管全都出現了,總共大約有二十個人,其中還包括新力總裁湯米莫托拉( Tommy Mottola )。狄翁演唱了" My heart will go on "的完整版。

 「當她唱完時,整個房間一片寂靜,靜到有幾個主管還拍拍他們的耳朵。她走出錄音室並說:『怎麼樣,大家有什麼想法?』」霍納還記得當時的情況。現場的新力唱片人員一致贊同,然後就在霍納準備四份錄音的拷貝時,這些人全都坐上他們的加長型禮車走了。

 他帶著錄音回到洛杉磯,心裡卻想著還不能放給卡麥隆聽,他在等待講解這首歌概念的適當時機。每隔幾天,霍納都會與卡麥隆見面討論配樂的相關問題,只不過都沒有適當的時機。狄翁那邊則是著急的不斷詢問:「吉姆聽過了嗎?他喜不喜歡?」
 
 某天,卡麥隆看起來心情不錯--或者說,至少沒有板著臉。有一些特效鏡頭製作完成送了回來,而且沒有搞砸,霍納決定把握這個機會。


 卡麥隆回憶道:「霍納問我,我的心情好不好?然後我回答:『當然不好,有什麼問題嗎?』」

 伴隨著些許驚恐不安,這位作曲家播放他的歌給卡麥隆聽。

 
「我心想:『不好了,他在向我推銷歌曲。』一首歌,你會在《 辛德勒的名單 》結尾放歌曲嗎?《 鐵達尼號 》的片尾不會有歌曲的,這是一部很正經的歷史劇。」


 不過隨著歌聲繼續演唱,卡麥隆注意到霍納十分巧妙的將羅曼蒂克的主題曲配樂重新譜成管絃樂曲,以及歌詞內容有多令人感動。這首歌完美具體的呈現出電影樂曲的精神。他只播放一次就成功說服了 卡麥隆。

 霍納問卡麥隆,聽得出唱歌的人是誰嗎?他說不知道。

 霍納公佈答案是 :
席琳狄翁,結果 卡麥隆說:「喔,她很有名,是不是?」

 
 1998 年奧斯卡頒獎典禮中,這首歌曲獲頒最佳電影歌曲,成為《鐵達尼號》十四項提名、十一項得獎的其中一項。葛萊美獎上," My heart will go on "更是大贏家,它得到了「年度唱片」、年度歌曲最佳電影歌曲,席琳狄翁也因此得到最佳流行女歌手的殊榮。
 
 
 以上文字節錄自詹姆斯卡麥隆的傳記《預見未來的人》( The Futurist ) 博客來網頁介紹


 James Cameron 詹姆斯卡麥隆,電影導演/編劇,導演作品量少質佳,從無失手之作。其中《鐵達尼號》與《阿凡達》先後刷新影史票房最高紀錄。
 
以下為其導演作品年表:
 
1984 魔鬼終結者 The Terminator
1986 異形續集 Aliens
1989 無底洞 The Abyss
1991 魔鬼終結者2:審判日 Terminator 2 : Judgment Day
1994 魔鬼大帝:真實謊言 True Lies
1997 鐵達尼號 Titanic
2009 阿凡達 Avatar

 

 

2. 歌手 - 席琳狄翁

 雷尼和湯米費了一番唇舌,才說動我唱〈My heart will go on〉,現在回頭看,我很高興他們這麼做。歌手免不了要面對這種重大的決定,此時,你就必須信任在這方面有專業判斷的人。

 我還記得錄音那一天的情景,原本只是錄一卷試聽帶,我飛到紐約時,其實並沒有做好準備,聲音、情緒和身體,都還沒有準備好。但是我想,只是錄一捲試聽帶而已。當時,他們還沒有準備好要正式錄音,我想,我大概是錄個兩趟,看看音調和旋律可不可以再說。

 因此,我決定喝一杯黑咖啡,加糖,而我在正式錄音時是從不喝黑咖啡的,咖啡會影響我唱顫音,咖啡因也可能讓我情緒過於高亢,至少對我是這樣。

 就這樣,我在飛機上喝了一杯黑咖啡,下了飛機,我又喝了一杯。有什麼關係呢?只是錄個試聽帶罷了。

 我進到錄音室,還有其他人,然後我開始唱。

 那一天,我所錄下的這首歌,便是你一直以來從收音機上聽到的版本,有黑咖啡和糖的味道。

 

 

3. 唱片公司總裁 - 湯米摩托拉

鐵達尼號主題曲藏了18年的祕密
「我以為只是錄試聽帶...」席琳狄翁隨便一唱,唱出史上最暢銷的單曲之一


 我是在 1989 年認識席琳狄翁,當時,她正在錄製她的首張英語專輯《 Unison 》,從專唱法語歌曲的歌手轉型唱英語歌。當時,席琳的英語說得並不流利,只偶爾在說話時穿插一兩個英文字,但是,她擁有天使般的歌喉,加上一對銳利的耳朵,最終以拼音的方式練習發音和語氣,然後以清晰的英語完美闡釋歌曲的意境。我還記得第一次在錄音室裡聽她唱〈Where does my heart beat now〉,太動人了,毫無疑問,席琳將成為一顆閃亮的巨星。

 席琳擁有獨特的歌唱方式和音樂風格,不同於惠妮和瑪麗亞,介於兩人之間,不過,聲音更為純淨。她擁有天籟般的完美音線,單就這方面來說,她可能是我所聽過的歌手中最傑出的。她的歌聲有一種不受年紀影響的特質,就像即將滿 90 歲的東尼班尼特唱歌,聲音與年輕時沒有兩樣,我覺得,席琳到了同樣的年紀唱歌,也必然具有跟現在一樣的魔力。

 問題是,如何把這麼特別的聲音介紹給全世界?這需要好好規劃才行。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幾個月之後,機會來了。迪士尼正在拍攝動畫片《 美女與野獸 》(Beauty and the Beast),找我們提供主題曲,我們可以找旗下任何藝人來唱,我毫不猶豫地選擇席琳,製作人就選華特亞方。這首由艾倫曼肯(Alan Menken)創作的主題曲需要男女對唱,我們找來實力唱將比柏布萊森(Peabo Bryson),跟席琳對唱。這可說是免費大量行銷的最好機會,迪士尼耗費鉅資進行宣傳與行銷,最後該片還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的最佳影片的提名。

 我記得出席該片的試映會,聆聽席琳緩緩唱出主題曲,當下我便知道,又一首暢銷歌曲誕生了。幾個星期之後,這首歌席捲全球,在各地都衝上暢銷排行榜,真是一段美好的時光,我們的未來無可限量。



1997年,一首十億美元的歌


 有一部電影將於六個月後發行,叫做《 鐵達尼號 》(Titanic),由年輕的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和凱特溫斯蕾(Kate Winslet)主演,未演先轟動。導演是詹姆斯卡麥隆(James Cameron),負責配樂的詹姆斯霍納(James Horner)已經製作好電影原聲帶,裡頭沒有歌曲,只有管弦樂的配樂,但是霍納認為,他們需要一首主題曲。

 卡麥隆不同意,拍這部電影,他不想因為過於商業化而招致批評,但話說回來,他也想要取悅電影公司的主管們,他知道,一首電影的暢銷曲的確能夠增加票房的收入,因此勉強同意。

 我們曾經以《 美女與野獸 》的片頭曲開啟席琳狄翁的歌唱事業,如今,她已經是全球最紅的錄音室歌手之一,霍納指明要席琳來唱這部電影的主題曲,而且非席琳不可。我帶著幾名索尼的主管去看沒有加上配樂的試映會。嘿,他們想利用我們公司最大的資產來增加票房收入,我們好歹要先看看電影演些什麼。

 走出試映會會場,我的內心興奮不已,但我很快便發現,跟我一起出席的大部分主管並不如我那般興奮。許多人認為,電影太過冗長,有人則根本就不喜歡,我們一起喝咖啡閒聊時,還聽到有另外一群人看衰。

 我忍不住對我的主管們說:「你們都瘋了,難道看不出來?這是羅蜜歐與茱麗葉在一艘沈沒的船上,開什麼玩笑,這一定會造成轟動,超級轟動。」

 當詹姆斯霍納彈這首歌給席琳聽的時候,她並不怎麼喜歡。現在的情況是,這部電影的導演不希望在電影中放入歌曲,而被指明唱主題曲的歌手也不喜歡這首歌,她並不想唱。我和雷尼得說服席琳至少錄個試聽帶來聽聽。

 對於那一晚發生的事情,我的記憶猶新。

 席琳專程搭機來紐約錄製試聽帶,我們一行人,我、霍納、雷尼和席琳,一同走進暢銷工廠的大間錄音室,席琳單獨進入人聲錄音區。她很快地把歌走一遍,然後說:「好,我準備好要唱了,開始吧!」

 她戴上耳機,原聲帶的配音開始播放,席琳開口唱,我的全身開始起雞皮疙瘩。一聽就知道,我正在聽一個經典歌喉的錄音。席琳唱完了,就這樣,一次到位,從頭到尾一氣呵成,沒有修正,一氣呵成。這捲試聽帶,就是你聽到的錄音,全世界就只有這個版本。

 我唯一的顧慮,是要放在電影中的哪個位置。我們回頭去找詹姆斯卡麥隆,請問他這首歌要放在哪裡。他的回答是:「真要放,就放在片尾工作人員表出現的時候。」

 我很不客氣地回他:「沒有人會聽的,每個人都站起來準備走出電影院了。」

 我們來來回回互不相讓,最後我方讓步了,畢竟這是詹姆斯卡麥隆的電影,他很輕易就勝出,不按他的方式,他就乾脆不放。我不得不依他,至少這是一個機會,我很清楚,這首歌會造成轟動。現在回想,我必須承認,詹姆斯卡麥隆的決定百分之百正確,這首歌放在電影中的任何其他地方都不恰當,如此催淚的歌一定要放在最後。當我走出完整版的試映會會場時,就已經知道,這首歌會比我原先想的還要轟動。

 我們決定把全部的籌碼押下去。

 當時,席琳正在錄製一張錄音室專輯,叫做《 Let's Talk About Love 》,發行的時程與《 鐵達尼號 》原聲帶發行的時間相同。我們請華特亞方以霍納編的曲加上席琳先前錄製的原聲,製作成" My heart will go on ",將這首歌放進專輯當中,如此一來,這首歌便會同時出現在兩張專輯當中。我的想法是,在同一天發行兩張專輯,時間訂在 1997 年 11 月 18 日。

 公司裡大部分的人都質疑我的做法,他們說:「湯米,你在搞什麼鬼?兩張專輯會互相殘殺,你難道不知道?」

 我的回答是:「不會,這部電影勢必賣座,兩張唱片的聽眾群不一樣。」

 有一件事情他們並不知道,我擔任索尼音樂全球董事長已經四年,全球營運已歸我掌控,國際業務各自為政的情況已不復存在,公司的營運狀況與過去大不相同。過去的情況是,先在英國、法國或德國先發行看看,再試試比利時,然後亞洲……。今天,公司已經可以統一作業,同步執行同一策略與行銷作業,我們想在全世界發行一張專輯時,不再有內部障礙需要排除。

 現在,我們已經準備好發動行銷海嘯,而且我們的史詩唱片總裁寶麗安東尼(Polly Anthony),絕對有辦法讓史詩的全體員工動起來,一同幫助席琳成功。我們的競爭者常想不通,為什麼他們的全球暢銷曲只賣五百萬張,索尼的暢銷曲卻能賣出兩千萬張?我們不是在變魔術,一切都是刻意設計的成果,《 鐵達尼號 》便是最好的例子。

 在短短的 12 個月期間,《 Let's Talk about Love 》便賣出三千萬張,而且在全球各地都高居排行榜的第一名。在此同時,電影原聲帶也賣出超過三千萬張。更重要的是," My heart will go on "在隔年贏得「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獎」,並且抱回四座葛萊美獎。從營收的角度來看,兩張專輯共賣出六千萬張,為索尼音樂帶來十億美元的營收,而且是單一歌手所創下的紀錄。以今天的音樂產業現況來說,要有這樣的成就幾乎是不可能了。


 以上文字節錄自湯米摩托拉的傳記 《大賣推手》( Hit Maker )


書名:大賣推手 博客來網頁介紹
作者:湯米•摩托拉
譯者:陳俐雯
出版社:商業週刊
出版日期:2015/12/08

湯米摩托拉(Tommy Mottola)

 音樂產業大賣推手。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事蹟,是發掘並培養多位歌手成為偶像級超級巨星,如瑪麗亞凱莉、席琳狄翁、夏奇拉、珍妮佛羅培茲和 葛洛麗雅伊斯特芬…無數巨星!。摩托拉十八歲入行,成為史詩唱片公司(Epic Records)旗下的歌手,並於二十年後回到史詩所屬的索尼音樂娛樂公司(Sony Music Entertainment),擔任全球執行長一職。他在任內為公司創造三倍營收,CD銷售量據估高達八十億張,總銷售額超過六百五十億美元。

 湯米目前是摩托拉傳媒集團(Mottola Media Group)的負責人,這是一家位於紐約市的跨國娛樂傳媒公司。

 


 

 

以下為1997年老安寫下的翻譯筆記

 閣下想必看過纏綿悱惻、賺人熱淚的鉅片「鐵達尼號」,這首歌的主題曲「My heart will go on」隨著影片的賣座而傳唱大街小巷。據唱片公司統計,光是在台灣一地就賣了破紀錄的 130 萬張原聲帶,只要提起這首歌,大家總是順口說出 CD 上的中文譯名「愛無止盡」,約定俗成的認定這就是它的中文歌名。

 關於這一點, 安某其實一直很不以為然
My heart will go on = 愛無止盡???

 稍有大腦的人都看得出來,英文歌名中根本沒有"
love "這個字,這已經嚴重違反翻譯三大原則「信、雅、達」中的第一要項,也就是「信」 ,忠於原文的基本要求。

 " My heart will go on "這個歌名的確不好翻。看過電影的人都知道,這個歌名意指電影中鐵達尼號沉沒後,男女主角傑克及羅絲沉浮在冰冷的大海中,身子泅浸在海水裡的傑克對攀附在浮板上的羅絲說,當他死後,不論如何,她都要堅持下去,絕不可放棄求生意志。萬念俱灰的羅絲,在傑克沉入海底以後,信守承諾而獲救,並且活到 102 歲,因為她始終記得傑克的遺言,她的心永遠為他前進( go on有繼續、前進的意思)。

 看到這兒,閣下應該很清楚「愛無止盡」這個譯名是犯了多大的錯誤,就好像把「太陽出來了」引翻為「今天天氣很好」一樣,雖然說的過去,卻暴露了翻譯者行事草率及程度上的低能( 這還包括該原聲帶 CD 內頁中這首歌的歌詞翻譯 ),老安翻成「我心永不止息」,雖不是最好,起碼比它高明一些。

 「鐵達尼號」後來在大陸上映,大陸的片名是「泰坦尼克號」,這個譯名比" 鐵達尼 "更接近 Titanic 的英文發音,主題曲則被翻為「我心永恆」。說實在的,這個譯名讓我頗為佩服,除了符合「信、雅、達」三原則,它甚至更為順口易記。

 2011.09.10 增補:若翻譯成《 我心恆往 》更好,動詞、名詞都照顧到了!

 

 

麥克風延長線 ~ ~ ~ ~ ~ ~


  To love you more 更愛你 —Celine Dion

  A new day has come 新的一天開始 ─Celine Dion

  Another year has gone by 又過了一年 -Celine Dion

  Beauty and the beast 美女與野獸 ─Peabo Bryson & Celine Dion

  Because you loved me 因為你愛過我 ─Celine Dion

  Goodbye (The saddest word) 再見 (最悲痛的言語) —Celine Dion

  I love you 我愛你 ─Celine Dion

  I surrender 我屈服 -Celine Dion

  I'm alive 我還活著 ─Celine Dion

  Immortality 不朽 —Celine Dion & Bee Gees

  It's all coming back to me now 重新擁有 -Celine Dion

  Let's talk about love 讓我們談談愛吧 —Celine Dion

  That's the way it is 人生就是那樣 ─Celine D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