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John Denver

Almost heaven, West Virginia
Blue ridge mountains, Shenandoah River
Life is old there, older than the trees
Younger than the mountains
Growing like a breeze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amma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All my memories gathered round her
Miner's lady, stranger to blue water
Dark and dusty painted on the sky
Misty taste of moonshine
Teardrop in my eye

I hear her voice in the morning hours she calls me
Radio reminds me of my home far away
And driving down the road I get a feeling
That I should've been home yesterday
鄉村小路,帶我回家  約翰丹佛

就像是天堂,西維吉尼亞州
有藍色山脊的群山和雪嫩杜河
在那兒,生命是古老的,比森林更古老
但比山脈年輕
像風一樣自在的成長

鄉村小路,帶我回家
回到我屬於的地方
就是西維吉尼亞州──山脈之母
帶我回家吧,鄉村小路

我所有的回憶都圍繞著她:
沒見過藍色海洋的礦工妻子
塗滿了黑與灰的天空
私釀酒的迷離滋味
淚水在我眼眶中打轉

清晨時分,我聽到她呼喚我的聲音
廣播節目提醒我家還很遠
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我有一種感覺
我昨天就該回到家的懷抱

中文翻譯版權保留,欲轉載或有任何意見,歡迎來信!

回到西洋歌曲英漢對照

 

 

 "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鄉村小路,帶我回家 "是美國鄉村歌手 John Denver 約翰丹佛的代表性歌曲,當年在美國百大單曲排行榜上最高雖只有亞軍,後來卻風行全世界,說它是最受歡迎的西洋歌曲之一也不為過。

 時間回到 1970 年十二月廿二日,約翰丹佛和泰妃妮芙和比爾達諾夫這對情侶連袂前往華盛頓一家名為 The Cellar Door 的俱樂部,履行為期二週的表演合約。後二位是以二重唱的型式擔任暖場演出,當時他們都是名不見經傳的小歌手。某晚唱畢,三人相約回去喝酒聊天,回程途中,約翰丹佛出了一場小車禍,傷到了左手拇指。到醫院包紮以後,才趕到泰妃妮芙和比爾達諾夫的住處聊天。

 閒聊中,泰妃妮芙和比爾達諾夫提到他們最近在寫一首歌,寫了快一個月。泰妃妮芙說道,有一回,兩人開車前往馬里蘭州附近,準備參加妮芙的家族聚會,為了打發開車的無聊時光,比爾達諾夫信口編了一首歌,描述這一路上道路曲折蜿蜒。不久,比爾達諾夫想起有位友人寄來的明信片中,提到其家鄉西維吉尼亞州壯麗的鄉間景色,遂以那位友人的角度改寫了歌詞。

 兩人原本打算歌曲如果完成,要把歌賣給鄉村音樂界的大咖強尼凱許,但約翰丹佛聽過歌以後,十分喜歡,強烈表達他想要唱這首歌,也願意幫忙完成,泰妃妮芙和比爾達諾夫才打消念頭。

 於是,三個人開始唱這首歌,一邊唱一邊修改、更動歌詞,儘管當時的三人都沒到過西維吉尼亞州,歌詞的內容全來自一張明信片的想像。他們直忙到清晨六點才定稿,約翰丹佛當場宣稱這首歌將放在他的下一張專輯裡。

 當晚,這首歌就在那家華盛頓的俱樂部裡首演,時間是 1970 年十二月卅日。當約翰丹佛演唱完畢,所有觀眾瘋狂的鼓掌了五分鐘,反應十分熱烈。跨年之後,三人轉往紐約,在一月完成了這首歌的錄音,由泰妃妮芙和比爾達諾夫擔任和聲。除此之外,兩人又在約翰的新專輯裡,唱了三首歌的和聲。

 幾個月後,約翰丹佛的新專輯《 Poems, Prayers & Promises 詩、祈禱與承諾 》在春天推出,"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被寄予厚望選為促銷單曲。沒想到進入排行榜以後,這首歌竟然爬升得極為緩慢,令唱片公司大失所望,打電話告訴約翰丹佛說公司準備放棄宣傳這首歌曲。約翰丹佛回答:「不,拜託你們繼續努力!」。唱片公司於是姑且一試,繼續加碼,這首歌果然漸入佳境,聲勢扶搖直上,最終坐上亞軍的位置,到了八月時,單曲已經賣出一百萬張。約翰丹佛因為這首歌星運大開,在 70 年代共有十三首歌曲打進全美百大排行的前四十名。

 "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紅遍全球,歌曲中的主角──西維吉尼亞州的鄉親們反應更是熱烈。該州的參議院曾經提案,考慮把州歌改為"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西維吉尼亞大學的美式足球隊從 1972 年起,只要在家鄉的主場比賽,賽前表演一定會演唱這首歌;1980 年,約翰丹佛在該州著名的美式足球體育場Mountaineer Field 的賽前表演中,為座無虛席的觀眾獻唱這首歌以後,越來越多的體育賽事和大學活動中都會聽見這首歌;位於西維吉尼亞州的酒廠 Mountain State Brewing Company 特別生產了一款啤酒命名為《Almost Heaven》,因為這首歌的開頭第一句,唱的就是" Almost heaven…… "。

 歌曲裡特別提到的 Shenandoah River 雪嫩杜河和 Blue Ridge Mountains,嚴格說來,並不屬於西維吉尼亞州。雪嫩杜河只流經該州最東邊的傑佛遜郡,那些藍色山脊的山脈其實也都環列在該州之外,只有邊緣穿越過傑佛遜郡。

 至於,那條引發靈感的路究竟在哪裡?

 泰妃妮芙後來接受廣播電台訪問時表示,當時他們所走的道路位於馬里蘭州的蒙哥馬利郡附近,接近華盛頓特區。這段名為 Clopper Road的公路,起於馬里蘭州蓋瑟斯堡,銜接到馬里蘭州的日耳曼鎮。當年它還是一條人煙稀少的小路,但現在已是一條繁忙的四線道公路,沿途景致改變甚多,早已不復歌曲中描寫的田園風光。

 

 

以下為多年前的樂友來函照貼:

month樂友來信:

根據一套極老的西洋老歌樂曲所附的歌詞本(已絕版),其中的 moonshine並不是月光的意思,而是一種民間私釀酒的名稱,我根據的是以前聽那些歌的記憶。

 

劉坤隴樂友來信:

您好,我是苗栗縣泰安國中英文老師劉坤隴。
謝謝您的站給我們學生英文歌曲教唱的支援。
但有一點小小的個人看法,請參酌。
在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這首耳熟能詳的歌中的翻譯中有一句:

miner's lady, stranger to blue water.

我問我們學校的外籍教師,stranger to blue water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說:strange to something表示對某事的不熟。而stranger to blue water 指的是對 blue water 不熟的人。
而 blue water 指的,應該是海洋,也就是說,在這首歌指的鄉村人。( 礦工的太太或是沒看過幾次大海的人們 )
moonshine 經本校外籍教師確定實為大家熟知的鄉下私釀酒,後勁強,我想,大約像是我們對原住民釀的酒稱之為『小米酒』一樣的精神吧。

謝謝。

 


麥克風延長線 ~ ~ ~ ~ ~ ~

 
  Sunshine on my shoulder 陽光灑在我肩上 ─John Denver

  Annie's song 安妮之歌 —John Denver

  Perhaps love 愛也許是… —John Denver & Domingo

  Shanghai breezes 上海的微風 ─John Denver

  Rocky mountain high 高聳雄偉的洛磯山 ─John Denver

  Follow me 跟隨我 —John Denver

  How can I leave you again 我怎能再次離開你 —John Denver

  Fly away 遠走高飛 —John Denver & Olivia Newton-John

  Some days are diamonds 有些日子像鑽石 ─John Denver

  Thank god I'm a country boy 感謝上帝,我是個鄉下孩子 ─John Denver

  This old guitar 這把老吉他 —John Denver

  
Don't close your eyes tonight 今晚,別閉上雙眼 —John Denver